首页 > 人物介绍 > 人物 > 正文

盛中国: 行走在琴弦上的音乐灵魂

关键字:
日期:2013-01-13 23:06:36 来源:   浏览次数:
 盛中国手里那把意大利小提琴,是一把有名的古琴,价值超过千万人民币。琴弓在琴弦上轻轻滑过,委婉凄美的旋律如同两只翩跹起舞的彩蝶在空中划出美丽的情感轨迹,这就是《梁祝》!

 

 

\

  

 

  盛中国已经用他的小提琴,上万次演奏《梁祝》的绝美旋律了。但是在1964年之前,才气逼人而且年少成名的盛中国,并没有底气去演绎这首深沉的曲子,而且要一辈子去拉一首曲子。盛中国说:“是不是一个真正的音乐家,一个艺术家,衡量他的一个标准是什么呢?因为艺术和音乐表达的就是人。一个真正音乐家,他应该把他的心放在对人的关爱上面。”

  九岁时已是“天才琴童”

  盛中国的父母都是音乐工作者,父亲盛雪更是著名的小提琴家。后来盛家三代人12把小提琴,可谓盛矣。

  盛中国自小追随父亲练琴,学的是西洋乐器,接受的确实古老的私塾式教育。练琴很苦,跟着一个名家练琴更苦。为了让儿子练好基本功,盛雪老先生很严厉,体罚盛中国绝不留情面。

  九岁时,盛中国的琴技已经崭露头角了。有广播电台邀请这位小提琴神通去录制节目,有关部门接待外宾,也会从学校“调用”盛中国,派小车来接他去演出。此时的盛中国,也凭借自己远远超过同龄人的天赋和技艺,升入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

  年少成名,对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来说并不是好事。少年人成名,依仗的是天赋和技艺,而少年人阅历少,故事少。茫茫大千世界的喜乐悲欢,少年人只取了一瓢饮。要到大宗师的艺术境界,需要历练和胸怀,需要冷酷的人生来击穿少年人懵懂的心。

  修养第一,琴技第二

  因为学琴,盛中国没有上学校的文化课,这是在学校享受的一种“特权”。但是盛中国的父亲一直让盛中国学习传统文化,背诵厚厚的《古文观止》。盛中国是1941年出生的,成长与新中国刚刚建立后的新风气里,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诚朴实。这些是盛中国幼小的艺术生命生长的阳光、水和空气。

  当盛中国考取了莫斯科小提琴学院的留学名额时,除了自豪和满足感,盛中国已经有了一种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他说:“一个留学生当时要花费的钱是太多了,国内12个农民一年的劳动能养活国内一个大学生,而一个留学生的费用是12个国内大学生的费用才能养活一个留学生,也就说12乘以12,多少个农民背朝烈日,面对黄土,辛勤的劳动血汗才能养活我们一个留学生?我到现在还能讲出这个,12乘以12个农民来养活我,我没有忘记,我们是为了国家出去学习的,我要报效自己的国家……”

  莫斯科新来的中国人

  莫斯科音乐学院是当时世界上顶尖的音乐学院之一,在社会主义国家国家阵营中,是音乐的最高学府。盛中国凭借一首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作曲,获得了前往莫斯科音乐学院深造的机会。

  这是盛中国第一次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的艺术境界被强烈冲击的一段岁月。这里的西方艺术如同空气,每一次呼吸都可以感受到什么是经典。盛中国几乎什么艺术表演都去看,音乐会,话剧,歌剧,电影……莫斯科音乐学院更是音乐的圣殿,夏天时候所有窗户打开,路人都站在窗户底下不走,欣赏从琴房里传出来的来自各地的天才们的乐曲。盛中国说:“国际的艺术环境里面对我帮助真的是非常大;我可以包揽很多的其他艺术。(所以)64年回来以后我能够形成自己的独特的艺术道路。”

  在莫斯科音乐学院,课间有在教室里“斗琴”的风气。来自各个国家的天才们就在教室的角落比试身手。盛中国可以跻身到强手之列,丝毫不落下风。在莫斯科学习两年之后,盛中国已经是教授的得意弟子了。

  登上“音乐界的奥林匹克”舞台

  盛中国在莫斯科学习生涯的高峰,应该是参加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国际音乐比赛,在当时,这一音乐赛事可以被称为“音乐界的奥利匹克”。

  盛中国在第一轮比赛时心态特别轻松,但是竟然拿到了第三名,在高手云集的莫斯科小提琴国际音乐比赛上,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苏联塔斯社立即特意报道了这名年轻的中国选手,而周围的音乐界人士也开始向盛中国脱帽致敬了。中国驻苏联的外交官也特意找盛中国谈话,褒奖他取得的优异成绩,并且对下一轮比赛表达了很高的期望

  盛中国睡不着了,他有了巨大的压力。此时的他21岁,是当时中国参加国际比萨年级最小的人。在遥远的国外突然一夜成名,突然要负担起自己祖国的荣誉,让他觉得这把小提琴,不再像平常那样轻巧适手了。

  盛中国去一个博物馆借了一把最好的小提琴,郑重严肃地为比赛做了预备。但是结果很意外,本来赛场上选手听不到自己乐器的声音,而的盛中国发挥还是正常的,但是没有声音了,盛中国第一次开始害怕。拉完曲子之后,他极其不自信的站在台上,知道结果和预期差很远。

  盛中国回忆说:“通过这个比赛以后,我才真正知道了,自己怎么回事,自己的实力有多大,自己能干什么,说老实话真正让我树立一个很大的目标,要占个一席之地,(就是)在这个比赛之后。”

  少年成名的魔咒,往往就是自己的名声和骄傲被击穿的时候开始被打破的。

  到农村锻炼的小提琴家

  1964年,比赛结束后不久,盛中国回到国了。这时候的他,在国外虽然比赛失利,但是已经创造了国人参加比赛的历史,名气更大了。在莫斯科的艺术风潮里浸润两年,他的艺术视野变得开阔,并且有了自己的特点。从技艺上来讲,此时的盛中国,已经是国内小提琴界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但是,接下来的生活,让盛中国找到了艺术之为艺术的方向和基础。这是盛中国艺术生命的新的起点。

  因为参加“农村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叫“四清运动”,盛中国穿着旧军裤军棉袄,还特意去东安市场买了把菜刀防身,到农村“锻炼”去了。

  盛中国还是带着一股气下到农村的,有人说他在国外相关了牛奶面包,他就要证明:自己还是中国人,没有洋脾气。而盛中国家教很好,没有对农村人的看不起。

  盛中国住在农民张志宝家,吃住一起。盛中国借助的农家条件自然远远比不上在城里的生活。吃饭只有粥,喝粥会喝到苍蝇,睡觉和三个小孩挤一个炕头。

  生活很艰苦,盛中国对自己要求很严,一声不吭地坚持着,好像农民能做的他都做得到,实际上他隔绝了和别人的联系,不需要别人的感情来渗入,直到他生病了,倒在床上不能劳动。

  一个老农民点化了我

  盛中国是高烧,躺在床上不能动身。借住的农民张志宝给他端来一碗挂面,挂面里放了几滴香油,一直吃窝头棒子粥的盛中国闻起来香气扑鼻。除了香油挂面,还有难得的几个鸡蛋。面对张志宝的好意,盛中国却把脸拉下来,说自己是生产队长,有原则,吃这些是犯错误的,你这样做也是丧失原则犯错误的。盛中国不近人情地批评张志宝,张志宝突然落泪了,说看你这样我心痛。

  盛中国被震动了,他突然觉得张志宝,这个平时邋里邋遢的农村人变得特别可爱,像水晶一样干净明晰。而盛中国自己的心胸,也开始真正地容纳了这群纯朴厚实的农民。

  他和农民一起劳作,与周围的这群纯朴善良,粗野直率的人每天一起喜怒哀乐。生活多么简单,也多么深刻!盛中国心中的艺术理念,慢慢的揉进了生活,揉进了广大的群众气息,打破了小提琴那原本局限的高雅和小众。艺术的本质是人的表达和抒发,盛中国在最真诚的人群里,陶冶着艺术的本质。回忆起来,他总是会说:“我是被一个老农名点化了的,在我心里面他就是最高的。”

  在盛中国的艺术作品里,他总是会有一种中国的作品,一种专门演奏给他心目中的人民听的艺术作品。这就是《梁祝》,他上万次演奏的梁祝。“如果心里头没有被点化的话,《梁祝》拉一回就可以了嘛,是不是?我干吗要这么上杆子再去改变它呢?我把它改变成钢琴伴奏的初衷是什么?我就让像(张保志)这样的,最普普通通的劳苦大众,他们能够听到《梁祝》这么好的音乐。”

  盛中国说:“我想他们能够听懂”。

  “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从农村归来的盛中国,他的小提琴拉出来的旋律,也开始像孔子所说的《韶》乐一样,“尽美矣,又尽善也”。

  最迷人的小提琴家

  如今盛中国已经是国际小提琴大师了,年轻时他被誉为“中国的梅纽因”,现在他已经是世界的盛中国。

  文革结束后不久,盛中国就开始举办音乐会,一票难求。1980年他到澳大利亚访问演出,推动中国小提琴演奏艺术与其他国家的交流互动。国内把他称为“新中国小提琴演奏艺术的领路人”,在国外,听众评价他是“最迷人的小提琴家”。

  1994年,盛中国与日本著名钢琴家濑田裕子结为夫妇。正是盛中国手中的小提琴和濑田裕子的钢琴把两人牵线到一起。盛中国夫妇一起演奏音乐,他们将很多中国传统曲目改编成钢琴和小提琴协奏曲,尤其是两人合奏的《梁祝》,是在全世界流传的经典版本。这对让人羡慕音乐伉俪,已是音乐史上的一段佳话。

  艺术的主题是对人的热爱

  对于盛中国来说,只用音乐的形式,已经不能完全表达他的对艺术本质的理解了。在国外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拉小提琴的盲人无人怜惜,盛中国自己上前,借过盲人的小提琴自己拉起来,悠扬深情的乐声,唤起了路人原本漠然的心灵对苦难者的关注和同情。

  盛中国用音乐来感化自己的听众,要用最优美的旋律在人心与人心之间连接情感的纽带。“艺术家是人的灵魂工程师,我们对人要充满着很多的感情,你越是这样做,你才会得到大家的一种共鸣。”

  在盛中国看来,对音乐的爱,就是对人的爱。一个真正的音乐家,“他应该把他的心放在对人的关爱上面。所以我觉得,我们去做公益事业是我们的份内的事情,是我们的天职所在,是吧?”

  盛中国的爱已经从对音乐的艺术之爱,生发到对人的大爱,他和妻子一直在做公益事业,到南昌大学义演,筹得善款400多万,到襄樊演出得知襄樊学院贫困生比重很大,便在这里成立了盛中国基金会,资助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2008年汶川天灾,他捐款400万……

  音乐就是人性的表达,盛中国从9岁开始学琴,演奏了无数支曲子,自从被点化之后,不论是陈钢何占豪的《梁祝》,还是帕格尼您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他的音乐永远有一个灵魂:对人的爱。这是盛中国作为艺术家最经典的曲目……

 

上一篇:雷庆瑶折翼天使的隐形翅膀
下一篇:刘文荧:水王国里的“怪博士”